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多晶硅双反佯攻

2018-10-30 11:46:30

多晶硅双反“佯攻”

SMM讯:7月4日,是中国对欧盟多晶硅反倾销初裁的时点,但并没有公布裁定结果。

这不仅使国内多晶硅企业再度搁浅复产计划,更被业内称为佯攻,其结果是7月8日,德国媒体称,中国已经与德国在中欧光伏双反谈判中,取得显着成果,中国或将不对自欧盟进口的太 阳能级多晶硅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

7月11日,商务部发言人姚坚并未对此解释,只表示,正在按程序实施调查,有关程序和结果以商务部发布的公告为准。

策略

一位接近商务部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中国对欧盟的多晶硅双反,主要针对的是欧洲的多晶硅生产商德国瓦克公司,中方希望以此促动德国,使之游说欧盟,以取得欧盟在对华光伏(多晶硅下游产品)双反裁定的让步。

为此,多晶硅双反的裁定时间曾一再拖延。

据采访了解到,原定于今年2月20日的初裁,因3月份的两会延迟到4月5日。后来,欧盟宣布在6月5日初裁对华的光伏双反,为此,商务部又将多晶硅的双反裁定,延迟到6月底。

这期间,中欧光伏价格承诺谈判呈胶着状态,欧盟坚持光伏组件价格承诺0.65欧元/瓦,中国坚持0.5欧元/瓦。如果按照欧盟的价格承诺,则意味着,中国光伏产品将远离欧洲市场。5月底,李克强总理曾访问德国,但欧盟立场仍然强硬。

为此,商务部希望做的努力,再度延迟多晶硅对欧盟的裁定时间,从6月底延至7月4日之前。

商务部希望在这短短几天内,再做努力,通过将宣布初裁时间的安排,引起德国的重视,再让德国到欧盟交涉,以取得价格让步。上述人士称。

商务部此举确实造成德国方面的紧张。2013年,德国政府大选年,中方不得不注意到,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中欧光伏贸易争端中,公开表态,反对欧盟对华光伏征税的立场。

7月4日,商务部并未宣布对欧盟的多晶硅双反结果。这个结果说明,德国在保护瓦克的问题上表现强硬,并且已经说动欧盟答应再给一些时间继续磋商,当然,再增加的时间不可能超过太多了,上述人士指出。

去年7月,中方对美国和韩国的多晶硅双反立案时,并没有对欧盟立案。中方对欧盟多晶硅双反立案的时间,在欧盟对中国光伏发起反倾销立案之后,为此,业内认为,这是为了应对欧盟,增加的反击筹码。

一位参与多晶硅双反立案的人士向经济观察报指出,应对欧盟发起的对中国多晶硅下游光伏产品的双反,才是商务部重点应对的大事。他说,商务部现在的态度是,一切以中欧光伏谈判为主导,商务部、机电商会,以及一些大型光伏企业的精力,都集中到光伏领域的谈判中,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以在中欧光伏领域达成协议为目标,那怕在其他方面作出让步。这里的其他方面,也包括中方对欧盟的多晶硅双反。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则对经济观察报指出,中国对欧盟的多晶硅双反,并不能狭隘地理解为贸易报复,而是基于对方倾销与补贴行为的事实基础。

(多晶硅双反)是否佯攻并不完全取决于我们,还要看对方是否有诚心改善中欧双方的经济合作环境,白明指出,中方之所以对光伏产品谈判重视,是基于贸易量大,影响企业众多决定的。

在谈判中,靴子未落地的威慑力是的。白明认为。数据显示,欧盟发起的对中国光伏产品双反,被称为欧盟历史上涉案金额的双反案件,涉及中国企业出口金额高达210亿欧元。目前中国约70%以上的光伏产品都出口至欧洲。

担心

就在德国媒体报道,中国不会对欧盟多晶硅反倾销征税当天,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多晶硅企业大全新能源股价重挫,收盘大跌20%。9日早盘,大全新能源再次大跌逾7%至7.7美元附近。

有上游多晶硅企业担心,本意是保护中国多晶硅产业的立案,或将成为下游光伏双反的炮灰。

我们希望能从拯救多晶硅基础产业的角度出发,不要让多晶硅为光伏做无谓的牺牲,一家多晶硅企业高管对经济观察报指出,中国多晶硅产业愿意为维护光伏产业的利益做出牺牲,但不希望是无谓的牺牲。他担心,一旦没达到预期效果,很可能造成中方多晶硅产业和光伏产业的双输。

一位长期从事贸易救济的律师,向称,现在的策略只是佯攻,佯攻有掩耳盗铃之嫌,因为从常识出发,中方对美、韩的多晶硅双反比欧盟先立案三个月,应该先裁美、韩,不可能后立案的欧盟反而早裁决,而早立案的仍然遥遥无期。

6月底公布的多晶硅双反日程表显示,对欧盟多晶硅反倾销的初裁决定公告应于7月4日前出台;对美国、韩国的多晶硅反倾销初裁决定的公告则是在6月30日后的合理时间出台,反补贴初裁决定的公告是在反倾销初裁决定公告发布后的合理时间公布。

白明坦承,光伏与多晶硅两案既有区别,又有联系。一方面,两个产品之间分别属于不同案例,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另一方面,两者有共同背景,很多事情都要公事公办,多晶硅自然也不例外。

公事公办不是贸易保护,而是我们希望以的诚意去解决贸易争端。白明称。

中国世贸组织研究会常务理事周世俭则认为,要讲究对等原则,在欧盟宣布初裁时,中方即应该出台多晶硅初裁,并采用相应幅度税率和缓冲政策,以为后续谈判增加筹码。而不是现在这样一味考虑德国,因为德国也只是做出有限度的努力,实际光伏初裁已经形成下游企业事实上的征税。

我一贯主张,中方应该采取以打促谈的政策,不能只把希望寄托在谈上,应该立足于打,以打求和。周世俭称。

目前产业上游的多晶硅企业经营举步维艰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披露,中国的43家多晶硅企业,现在仅剩4家勉强维持开工,且这4家产能利用率已降至30%以下。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统计,上半年进口多晶硅4.1万吨,进口依赖度提高到59.4%,而在申诉立案的2011年,中国多晶硅进口依赖度曾经降到了45%。

进口多晶硅仍在以低价进一步倾销,与此同时,市场需求短期无明显改善,银行信贷亦进一步紧缩。硅业分会数据显示,上半年国内多晶硅产量2.8万吨,同比下滑23.6%,其中,保利协鑫一家的产量超过2.2万吨,这意味着多数企业上半年供应量微乎其微。

资料显示,国内现仅有四家有竞争力的多晶硅企业尚在低负荷维持生产,但已连续一年以上大额亏损经营。一旦这四家企业支撑不住,上游多晶硅行业则将面临全军覆没风险。

伺服电缆
中温玻璃鳞片胶泥
棋牌游戏开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