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南信息港 > 教育

一切从棋魂开始 第16章 避天机、昊天镜与灵空仙界

发布时间:2020-02-15 19:48:53

一切从棋魂开始 第16章 避天机、昊天镜与灵空仙界

防盗!章节!五分钟后修改回来!

防盗!章节!五分钟后修改回来!

……

连绵起伏的川蜀地带山脉,巫峡山脚下,人烟稀无,荒草丛生,半点没有现实旅游圣地那般的繁华,没有随处可见的旅人游客,天空是蓝的,水是绿的,山林间也没有电线,线,没有电灯,路灯。

这里是川蜀巫峡,但却不是现实的巫峡,确切的说,是平行世界1662年,历史不好的人不百度可能不知道是什么年代什么年间。

今年正是康熙二年,日后有名的‘十全皇帝’乾隆的爷爷,开创出所谓‘康乾盛世’的康熙大帝,今年才8岁,刚刚当上皇帝一年多,大清国的朝堂上正是权臣鳌拜当道,小皇帝康熙还没有露出獠牙,躲在皇宫后院中祖母孝庄皇太后的怀中瑟瑟发抖着。

当然,这也暂时都是题外话。

王修行走在这山间小道上,身无长物,两手空空,穿着在别人眼里奇装异服的现代衣服,这山林间虽然陡峭,对他而言却如履平地一般。

他的身前,一位50多岁,头发花白的老头,头顶半边刮的干净,瓜皮一般,脑后绑着一条清宫戏里常见的猪尾辫子,只是因为营养不良,发质花白枯黄,一点没有清宫戏里那么好看。

这老头姓刘,是附近的山民,上山采药,正巧碰到了刚刚穿越而来的王修。

王修稍稍使了点类似于催眠的精神小手段,自称是在几十年前乱世时隐居深山古庙中,近年家中长辈派他出来看看。

所以让这刘老头对他没有产生多大的戒备,一路上便被王修套出了年代与时间。

“……小师父啊,所以说,现在是大清国的天下了,那前明朝已经不在了,小师父下山后,切莫要说错话了。”

“多谢老丈的提点,只是,我并未出家,不是和尚。”

刘老头一听这话,脖子一梗:“啥?不是和尚?那你的这一身头发怎的这么短?岂不知人之发肤受之父母……”

“老丈头顶半片瓜皮的头发不也剃了吗?”

“这……哎……老头子何尝想剃掉半边瓜皮,只是大清朝有令,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老头子还想活命呐。”刘老头唏嘘着说。

“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呵呵,这大清国当真是好生霸道啊。”王修冷笑一声。

“嘘,小和……小伙子,这话出山后切莫再说出口了,让那官府或者旗人老爷听到了,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老丈放心,王某有些武艺,那些旗人老爷敢来欺负,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我却是不怕的。”

“你你你……怎么说话却不听呢?哎哎……老头子不管你了,看见没有前方小道走下去就出了山了,听老头子一劝,下山后就自称是山里出来的游僧,你这短发刚好是个见证,相信那些官老爷和旗人老爷不会管的。但是刚才那种话,万万是不能再说了。”

王修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刘老头略一躬身,一礼,谢过他的带路之恩,转身下山去也。

“时间年代,康熙二年,1662年,清朝,小皇帝康熙才继位一年多,应该还没有亲政,权臣鳌拜还没死,准备的说应该是小皇帝康熙14岁时,康熙八年时,在鳌拜入宫时动手解决了他,随后开启了所谓的康乾盛世的序幕。”

“那么这世界是什么世界呢?鹿鼎记?还是蜀山剑侠传?”

王修行走在山林中,思索着。

“我穿越前对世界珠的设定有三个,一是中国文化历史背景,二是低魔世界,三,和平年代。”

“没想到会穿越到清朝时期康熙二年,这个时代,据我所知只有这两个世界了。”

“但似乎条件不对劲,鹿鼎记世界只能算是低武时代,低武和低魔可是两回事。”

“而蜀山世界,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是低魔世界,三英二云,紫青双剑,血魔邓隐,长眉真人……一个比一个厉害变态。”

“应该不是蜀山,应该是鹿鼎记。”

“是鹿鼎记的话……韦小宝得死!”

“没有他的话,鳌拜会在反抗中杀了小皇帝康熙,叛乱造反,这就极有可能中断这大清朝的未来两百年的余毒华夏。”

“韦小宝在哪里来着,我记得好像是在扬州。”

“不过,杀了他似乎有点过了,恩,把他娘韦春花和他一起买走,收作下人,不让韦小宝在六年后干涉剧情发展就行了。”

“还有收集下这世界的内功,看看能不能与国术内家拳有所交融互补,更进一步。”

王修想的很好,但很快遇到了一对父女与朋友相遇,才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且说王修出了山,山下正是巫峡长江,一路顺江而走,正碰到江中有一舟正有一小舟,舟夫撑着舟往下游而去。

舟上有人,忽有一声悠长的叹息高声传来:

“那堪故国回首月明中,如此江山,何时才能返吾故物啊!”声音凄然,隐有泪声。

“这老者的气息好深厚,只是太悲怆了些,似乎心神有伤。”

王修看到一舟,心中一动。“这里是长江,正好顺水而去扬州。”

于是当下站在江边水流平缓地带,丹田气息一鼓,大声道:“那舟上的师傅

,可否带我一程,船钱好说。”

舟上还有两个乘客,是一对父女,那父亲是一个半百的老头,须发皆白,满脸皱纹,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眼光四射,他身上披着一肩行李,脚下还有一个行囊,里面似有重物铁器。

此时听到岸边人的声音,轻噫出声道:“这人气息好生深厚,是个练家子。”

旁边是他的女儿,十二三岁模样,面容清丽,神色还有些天真,只是奇异的是眉心有一颗似是天生的红痣,显的稍稍有了些煞气。

“爹爹又伤感了,天下事各有前定,徒自悲伤也是无益,还请爹爹保重身体要紧。”

老者点点头,不再悲怆。

那操舟的般夫,这时开口道:“老爷子,那岸边的客人想要捎带一程,您看?”

老者说道:“好吧,你操舟养活生计不易,能多赚一份船钱是一份,且带上吧。”

船夫称谢后,撑着舟过去了。

还未到岸边,船夫有些皱眉,因为岸边有些陡,舟船不能完全靠岸,船夫正想着要不要拒绝。

连绵起伏的川蜀地带山脉,巫峡山脚下,人烟稀无,荒草丛生,半点没有现实旅游圣地那般的繁华,没有随处可见的旅人游客,天空是蓝的,水是绿的,山林间也没有电线,线,没有电灯,路灯。

这里是川蜀巫峡,但却不是现实的巫峡,确切的说,是平行世界1662年,历史不好的人不百度可能不知道是什么年代什么年间。

今年正是康熙二年,日后有名的‘十全皇帝’乾隆的爷爷,开创出所谓‘康乾盛世’的康熙大帝,今年才8岁,刚刚当上皇帝一年多,大清国的朝堂上正是权臣鳌拜当道,小皇帝康熙还没有露出獠牙,躲在皇宫后院中祖母孝庄皇太后的怀中瑟瑟发抖着。

当然,这也暂时都是题外话。

王修行走在这山间小道上,身无长物,两手空空,穿着在别人眼里奇装异服的现代衣服,这山林间虽然陡峭,对他而言却如履平地一般。

他的身前,一位50多岁,头发花白的老头,头顶半边刮的干净,瓜皮一般,脑后绑着一条清宫戏里常见的猪尾辫子,只是因为营养不良,发质花白枯黄,一点没有清宫戏里那么好看。

这老头姓刘,是附近的山民,上山采药,正巧碰到了刚刚穿越而来的王修。

王修稍稍使了点类似于催眠的精神小手段,自称是在几十年前乱世时隐居深山古庙中,近年家中长辈派他出来看看。

所以让这刘老头对他没有产生多大的戒备,一路上便被王修套出了年代与时间。

“……小师父啊,所以说,现在是大清国的天下了,那前明朝已经不在了,小师父下山后,切莫要说错话了。”

“多谢老丈的提点,只是,我并未出家,不是和尚。”

刘老头一听这话,脖子一梗:“啥?不是和尚?那你的这一身头发怎的这么短?岂不知人之发肤受之父母……”

“老丈头顶半片瓜皮的头发不也剃了吗?”

“这……哎……老头子何尝想剃掉半边瓜皮,只是大清朝有令,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老头子还想活命呐。”刘老头唏嘘着说。

“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呵呵,这大清国当真是好生霸道啊。”王修冷笑一声。

“嘘,小和……小伙子,这话出山后切莫再说出口了,让那官府或者旗人老爷听到了,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老丈放心,王某有些武艺,那些旗人老爷敢来欺负,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我却是不怕的。”

“你你你……怎么说话却不听呢?哎哎……老头子不管你了,看见没有前方小道走下去就出了山了,听老头子一劝,下山后就自称是山里出来的游僧,你这短发刚好是个见证,相信那些官老爷和旗人老爷不会管的。但是刚才那种话,万万是不能再说了。”

王修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刘老头略一躬身,一礼,谢过他的带路之恩,转身下山去也。

“时间年代,康熙二年,1662年,清朝,小皇帝康熙才继位一年多,应该还没有亲政,权臣鳌拜还没死,准备的说应该是小皇帝康熙14岁时,康熙八年时,在鳌拜入宫时动手解决了他,随后开启了所谓的康乾盛世的序幕。”

“那么这世界是什么世界呢?鹿鼎记?还是蜀山剑侠传?”

王修行走在山林中,思索着。

“我穿越前对世界珠的设定有三个,一是中国文化历史背景,二是低魔世界,三,和平年代。”

“没想到会穿越到清朝时期康熙二年,这个时代,据我所知只有这两个世界了。”

“但似乎条件不对劲,鹿鼎记世界只能算是低武时代,低武和低魔可是两回事。”

“而蜀山世界,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是低魔世界,三英二云,紫青双剑,血魔邓隐,长眉真人……一个比一个厉害变态。”

“应该不是蜀山,应该是鹿鼎记。”

“是鹿鼎记的话……韦小宝得死!”

“没有他的话,鳌拜会在反抗中杀了小皇帝康熙,叛乱造反,这就极有可能中断这大清朝的未来两百年的余毒华夏。”

“韦小宝在哪里来着,我记得好像是在扬州。”

“不过,杀了他似乎有点过了,恩,把他娘韦春花和他一起买走,收作下人,不让韦小宝在六年后干涉剧情发展就行了。”

“还有收集下这世界的内功,看看能不能与国术内家拳有所交融互补,更进一步。”

王修想的很好,但很快遇到了一对父女与朋友相遇,才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且说王修出了山,山下正是巫峡长江,一路顺江而走,正碰到江中有一舟正有一小舟,舟夫撑着舟往下游而去。

舟上有人,忽有一声悠长的叹息高声传来:

“那堪故国回首月明中,如此江山,何时才能返吾故物啊!”声音凄然,隐有泪声。

“这老者的气息好深厚,只是太悲怆了些,似乎心神有伤。”

王修看到一舟,心中一动。“这里是长江,正好顺水而去扬州。”

于是当下站在江边水流平缓地带,丹田气息一鼓,大声道:“那舟上的师傅,可否带我一程,船钱好说。”

舟上还有两个乘客,是一对父女,那父亲是一个半百的老头,须发皆白,满脸皱纹,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眼光四射,他身上披着一肩行李,脚下还有一个行囊,里面似有重物铁器。

此时听到岸边人的声音,轻噫出声道:“这人气息好生深厚,是个练家子。”

旁边是他的女儿,十二三岁模样,面容清丽,神色还有些天真,只是奇异的是眉心有一颗似是天生的红痣,显的稍稍有了些煞气。

“爹爹又伤感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