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南信息港 > 法律

星空与尘埃第七章混战

发布时间:2020-01-26 20:59:10

星空与尘埃 第七章 混战

兽潮涌动。

被施加了“嗜血”的兽人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有些狼族甚至舍弃了兵器,改用利爪和牙齿这种原始的攻击方式狠狠地撕咬着亲卫们,蜥蜴人以远超平常的速度冲进战阵中,然后凭借可怕的力道将阻拦的士兵一一掀翻在地。

局势再度岌岌可危。

不过最为致命的攻击来自“尤米尔”,狭长的黑色火蛇从魔像兵器的胸口喷出,一下子贯穿了亲卫们战阵的薄弱处,瞬间就将处于射程范围内的亲卫们全部烧成了灰烬,并意犹未尽地扑向中央的马车,势头丝毫未减。

狄安娜双臂交叉,淡金色光芒闪动,形成一面护盾将马车周围五十米内的空间全部笼罩,黑色火蛇在触碰到护盾的一瞬间就熄灭了,而在兽族和炼金傀儡双重打击下死伤惨重的骑士们也不得不退到护盾后面,同时心有余悸地盯着护盾以外,那个不住喷吐着黑色烈焰的钢铁巨兽。

然而有一位骑士选择留在了外面。

狄德罗双手将剑高高举起,大剑上的白光如有实质,沿着剑脊攀升,延伸出一道雪白的剑锋。高举着光之剑的狄德罗仿佛上古神话里的战神提尔下凡,盯着傀儡,神色冷峻。

几只狼人留意到了这个落单的骑士,发出怒吼,伸出沾满了鲜血和肉沫的爪子,朝狄德罗奔去。

长剑猛地挥出,被光芒包裹着的利剑在天地间架起一道白虹,亲卫长连人带剑斩了出去,一阵狂暴的剑风刮向四面八风,雪亮剑光吞噬了周围的一切,迅速占据了扑上来的狼人的全部视野,那几头狼人伸出的利爪霎时间被剑风绞得粉碎。

即便是陷入嗜血状态,不知恐惧和伤痛为何物的他们,也感受到了无边的痛楚,齐声哀嚎。而那道白虹依旧一往无前所向披靡,眼看就要把傀儡洞穿。

不过让马车周围的亲卫们震惊且绝望的是,来自他们中的最强者的这不可一世的一剑居然被拦了下来。

“铛”的一声,足以斩裂钢铁的光辉一剑被样式相同的另一把剑截住,两剑相遇的瞬间,狄德罗手腕剧震,踉跄后退,足足倒退了七八步才稳住摇摇欲坠的身体。

在他身前的地面,沿着他倒退的轨迹,一道约四米长的沟槽清晰可见,看到这一幕,戎马二十年的亲卫队长眼瞳微缩,无比惊诧。

好强的剑气!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剑事先受过祝福之光的洗礼,充斥着最纯正的神圣力量,这道剑气绝对可以将双手剑连同自己也一分为二。

狄德罗很清楚自己的实力,而他也知道,放眼整个神圣帝国,能做到这点的骑士绝对寥寥无几。

眼前这位执剑而立的可怕剑士究竟是谁?

“斯图尔特,想不到你真的成为了那群异端分子的一员,甚至不惜背叛自己的祖国和同僚。”狄安娜望着斯图尔特说道,神色复杂,尽管和身后三米高的尤米尔相比,站在钢铁傀儡身前的中年人身材毫不起眼,但场中已无人敢于轻视他。

中年骑士面庞瘦削,经年的风霜在他的脸上打磨出了岁月的痕迹,却依稀能窥见年轻时的英气逼人,面对高高在上的狄安娜,他微微鞠躬,负剑于身后,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皇女殿下,多年不见了。”

“今夜你既然出现在这里,是准备好面对光辉的审判了吗?”狄安娜说道,她的面色十分苍白,语调却仍旧平静。

“全帝国的任何一位骑士都有资格审判我,唯独神不能。”斯图尔特摇了摇头,冷漠地说,“对我来说,余生唯一的使命就是抹除与教廷有关的一切,包括您头顶上的那个神眷印记,我今夜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让全帝国的骑士们都看见,所谓光辉的眷顾究竟是多么无力的东西,所以,对不住了,殿下,请您安息于此。”

他转头看向狄德罗,“看在你是帝国骑士的份上,在开始这场无趣的战斗之前,我有必要告诉你,刚才的那一剑,我只用了六成力量,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树林里。

三十多位身着黑袍的审判者悄无声息地潜入山谷的密林,他们手上提着刻有神圣祷文的长剑,以惊人的速度在幽暗的林间穿行。

血红色披风迎风飘舞,对于习惯了与黑暗为伴的审判者来说,夜晚从来都不是障碍,甚至是某种优势。

月光穿过茂密林叶的缝隙洒下,一个优雅的身影出现在月色下,望着杀气腾腾的审判者们的眼神丝毫不显慌乱。

他扫了审判者们一眼,微笑道:“勇敢的守夜者们,欢迎你们的到来,希望你们的鲜血不会让我失望。”

看到这个异端物种的出现,被称为守夜人的群体停住了脚步,警惕地盯着树下那个面容俊美的青年,后者拥有明显不属于人类的雪白肌肤,在月光下更是多出了几分出尘感。

“博尔赫兹?连你都出现了,看来我今天运气不错,我也很想知道,当你被我钉在十字架上用圣火焚烧的时候,还能不能笑得这么从容?”维克托从黑暗里现身,他的装束和属下们并无二致,但那股上位者的威严却是衣着无法掩盖的。“前些日子你混进亲卫队里偷袭成功,让圣女阁下陷入沉睡,但今天你可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博尔赫兹却十分从容,“正好相反,看到你们出现在这里,我就知道,黑暗赐予我的好运仍在延续,你们杀不了我。”

“在神的注视下,你无处可逃,在审判之庭的地牢里,我会让你后悔你前些天做的事。”维克托缓缓说道,往前踏了一步,指向吸血鬼的剑刃上泛起乳白色的光芒。

“的确有神注视着你们,不过,是死神哦!”血族笑了起来,露出薄唇下的小尖牙,然后朝后方招了招手。

审判长顿感不妙,抬头,只见月光下忽然多出了几十个矫健的身影,这群不速之客们穿着和守夜人们一模一样的审判者装束,不同之处在于他们的脸上覆盖着金属面具,手套是清一色的红色,由外将维克托和他的守夜人们包围在中央。

“德雷克斯那个老家伙,居然选择和你们联手!”看到这一幕,维克托压下内心的震怒,寒声说道。森然杀意从他手中的剑上喷发,瞬息间笼罩了密林。

这些都是来自裁判所内部的高级审判者,每一个都曾是让异端种族闻风丧胆的守夜人,只不过,他们手中本该指向异端的锋刃此刻对准的却是自己的同僚。

外围的高阶审判者们望着他们名义上的上司,目光格外漠然。

“好戏似乎开始了。”虽然看不见林子里的刀光剑影,但并不妨碍少年修士进行联想,此刻,他手里拿着的那枚魔法戒指正散发着微弱的蓝光。

战斗如火如荼地开展,但似乎所有人都下意识里遗忘了少年修士,也没人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离开了车队,来到了丛林里。

君士坦丁正蹲在离车队旁不远处的一颗树下观察着战况,在他面前,巨大的魔像挥动着合金刀刃,凶猛地冲击着金色的护罩,面对攻击,金色护盾展现出了强悍的防御力,牢牢地守护着身后的骑士们。

但君士坦丁也注意到,刀锋每一次落下,那层金光便会黯淡一分,连带着车顶上少女的脸色也变得愈发苍白。而狄德罗则在斯图尔特的攻势下苦苦支撑,不过看上去,他的倒下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个白痴,既然有那力量发动神圣守护,还不如一开始就拿来和异端拼命。”君士坦丁摇了摇头,他当然看出,狄安娜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虽然最初对未来圣女的实力微感惊讶,但眼前她的做法无疑却把自己彻底逼上了绝路,等这个护盾的魔力消散,马车周围那些忠心耿耿的骑士们一样会死。

这时,戒指突然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晨星阁下,我需要你的协助。”

“终于来了么?现在局势很不妙。”君士坦丁晃了晃手中的戒指。“说吧,要怎么做?”

“控制那个魔像的炼金术士就在你背后的从林里,离你目前的方位大概在六百米左右,你要做的事就是杀死他,至少让他没法操纵魔像,还有,那个术士身边还有一个很危险的吸血鬼,要小心。”

“好像已经有人赶过去了。”

“那些是教廷裁判所的守夜人,但他们遇到了麻烦,为了这次暗杀,‘路西法’显然做足了准备,但他们的计划里还没有考虑到你我这两个变量,所以不用担心他们还留有后手,祝你好运。”莫德雷德结束了谈话,戒指上的蓝光迅速黯淡。

“希望如此。”少年嘀咕了一声,打开随身携带的黑色箱子,取出一把佩戴有墨绿色剑鞘的修狭长剑,缓缓地将剑身抽出,月光下,剑身泛起一层亮银色,向四周折射出无数晶莹的光斑。

握紧这把改变了自己命运的武器,少年的眼神骤然变得无比冰冷,如同阿斯嘉德山脉顶峰亘古不化的寒雪,寒雪上刮着的是无边的血雨腥风。

陕西省康复医院怎么样
新疆肿瘤医院
西宁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盐城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泰安出名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