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南信息港 > 科技

郎朗从来不给自己定位

发布时间:2019-05-18 10:29:22

郎朗:从来不给自己定位

今天晚上,郎朗全国梦想巡演南京站在奥体中心奏响。完全可以想象,这次出现在聚光灯下的郎朗,肯定是锦衣华服、意气风发。但昨天见到刚下飞机的郎朗,则完全是另一个样子:普通的深蓝厚长T恤,深蓝色运动裤,一双同色的运动鞋,的装扮倒有点路人甲的意思。要拍照时,摆POSE的郎朗调皮得像个大男孩。要求自然造型,好,来,经典造型一!经典造型二!经典造型三、经典造型四,经典造型五连摆了五个,逗乐了一众助手和工作人员。

这个也是钢琴家郎朗,但和舞台上、海报上的不一样。也许这才是郎朗,永远没有一个定式。

扬子晚报尤晓源

扬子晚报杨彦孔小平

过着空中飞人生活的郎朗说:我曾经和飞行员探讨过,飞行员还是有休息的时间,而我是平均每两天飞一次,飞行的时间比他们要长。

无论在那里,郎朗周围都有着太多人,妈妈、宣传、工作人员,当然,还有见到他一眼就满眼星星眼的小琴童和琴童家长们。他永远是大家注意力的焦点。

采访前,去看了郎朗的微博,密集的演奏会日程占据了大部分空间。11月1日伊斯坦布尔、5日都灵、8日巴黎、11日德国、17日巴黎、20日维也纳、22日罗马、25日阿姆斯特丹、26日巴塞罗那、27日北京,12月初沈阳,到了惊人的地步。从郎朗三个多月的微博里过滤掉演出的讯息,剩下来的有关私生活的微博只剩下两条,一条是坐在钢琴前吃糖葫芦,童年的回忆;另一条是晒出了自己已经煲得差不多的耳机,声音越煲越靓,随身好伙伴。要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两条微博也有一半都关于音乐。

那是因为我没有私生活。不晒是因为没有,郎朗的理由很简单。

我曾经和飞行员探讨过,飞行员还是有休息的时间,而我是平均每两天飞一次,飞行的时间比他们要长。为什么把耳机放在身边,是因为能做的事情只有听音乐了,于是顺带着把耳机煲出一把靓声也不错。健身倒是在健的。但到公园里溜达就算是了。我没有办法真正去跑步,我每天都在弹concert(演奏会),很累,我那种弹法,完全就是健身。

零私生活的状态,郎朗早就习惯。我从小生活和事业就是连在一起的。以前也是这样,去一个城市,就在那个城市呆一会。生活在旅行中度过,很习惯,大概也很快能适应一个新的环境。每个城市也因此有几个固定的朋友。你知道,每次都是同样的团队来接待,彼此也很熟悉,对我来说,回家呆一呆倒是度假了。

针对有人说他是霸道总裁的传闻,郎朗说你必须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上。所以当发现自己已经被挤到墙边的时候,要说no,说不行。这跟霸道没有关系。

《生活大爆炸》男主角谢尔顿的思维不是常人能理解的,而福尔摩斯的怪癖也是魅力在大家的思维定式里,天才们常常困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生活技能几乎为零。但郎朗并不是这样。他的口才相当好,东北味的普通话里夹杂着英文,顺顺当当就能说一大篇。虽然我们仍能看到站在他身后的父母的影子,但是父母已经不是操持一切的管家。有人爆料,但凡与自己相关的一切事务,无论是演出还是宣传,都需要经过郎朗的首肯。难道钢琴家已经变成霸道总裁了吗?

除了钢琴之外,我确实每天都要处理很多经营上的事务,每一天。郎朗说,但是那跟霸道没有关系。钢琴演奏需要质量把关,虽然很多人会帮我做很多事情,我也需要很多人帮助,但是在台上见,上台的是我自己。郎朗讲,他要掌控的并不是每一件事,而是自己的状态。

起码日程上我必须过问,如果我自己都觉得不舒服,那台上的效果肯定不舒服。日程上必须严格把关。我必须要知道自己的能量能不能再前进一步。必须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上。所以当外界已经把你挤到墙边的时候,要说no,说不行。这是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我从来不给自己定位。有人说:自己就演奏适合这个风格的曲子。你才多大岁数啊,就说这个。

新加坡联合早报曾有过一段对郎朗的评论:没有人会反对,郎朗确实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即使你再客观冷静,亦难以摆脱他的操控,而陷入他精心设计的郎朗狂欢里。他过往叫人看不下去的夸张动作和表情,似乎也有所收敛。有所收敛这个评价,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各种专业以及非专业人士对他的评论中。毕竟,很多人都被络上流传的各种表情帝照片逗笑过,用表情弹钢琴,也曾经是对他质疑。

对很多人在意的这个可喜的变化,郎朗说自己并没有自觉。我没有刻意去改变。艺术总在变,你不能永远一个样。郎朗说自己从来没有固定一个纯粹的演奏方式,不想给自己定位,别人说什么或也都不重要。我的想法是做一个全面型的钢琴家。在郎朗看来,中国人演奏西方古典音乐,优势在那里,他并不知道,所以才要更努力去各方面尝试一下,可能弹过二十年之后,你才真正知道适合自己的风格是什么。有人说:我就适合弹这个。你才多大岁数啊,就说这个。

对郎朗来说,尝试还在继续进行着。每年我都会换一些曲目,录制的专辑,就是一年中比较侧重的类型,比如今年出的专辑《莫扎特》。在南京奥体中心的演奏会上,郎朗还会弹《归来》电影中的主题曲,这部电影,刚刚在台湾金马奖上拿到了原声带。今年在世界杯上弹的《超人》,也是曲目之一。这些都是新鲜货。每年换一点,跟进步与否没有关系,试一试新的感觉。实际上,进步也并不难。当你每天和这些的艺术家合作的话,你很容易被人拉上来,总会有感觉的。

17岁时的我,想得更多的是把自己弄明白。当然现在也要把自己弄明白,但毕竟30岁过了,你对社会还有一定的和影响,不管这个影响多大。我希望能做出好的影响。

艺术家成功总是有些传奇性的瞬间。1999年,芝加哥的维尼亚音乐节上,着名音乐家安德烈瓦兹身体不适,由郎朗顶替演奏柴可夫斯基的《钢琴协奏曲》。郎朗一举成名,报纸盛赞,各色邀约也接踵而来。在一次采访中,郎朗说,当时他觉得,他的时代就要到来了。如今,距离1999年已经过去了15年。15年的时间也确实是郎朗的时代,他把钢琴弹到了全球各大音乐厅,甚至是白宫,他的演奏会门票10分钟就能售罄,录制的唱片张张畅销。而下一个15年呢?

很难来预测,我自己能做到的是把事情做好。郎朗说,这个时代是国际化的时代。10年前国际的品牌走进国内,10年后中国的品牌开始销往国外,而其中,音乐家是中西文化交流的桥梁。郎朗觉得自己还能做很多事情,音乐的重心不会转移,但其中公益也会多一些。前些日子非常荣幸成为红丝带的大使,在大学里呼吁青少年注意防治艾滋病。我自己的基金会已经运作了六年了,现在我还是联合国的和平大使。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讲全球有9000万失学儿童,我的目标是呼吁多建一些学校来解决这个问题。这几个项目都会在未来五年成为郎朗音乐之外的工作重点。

17岁的我更多的是把自己弄明白,当然现在也要把自己弄明白。毕竟30岁以后,你对社会还有一定的和影响,不管影响多大。我都希望能做出好的影响。郎朗说。

过着空中飞人生活的郎朗说:我曾经和飞行员探讨过,飞行员还是有休息的时间,而我是平均每两天飞一次,飞行的时间比他们要长。

无论在那里,郎朗周围都有着太多人,妈妈、宣传、工作人员,当然,还有见到他一眼就满眼星星眼的小琴童和琴童家长们。他永远是大家注意力的焦点。

采访前,去看了郎朗的微博,密集的演奏会日程占据了大部分空间。11月1日伊斯坦布尔、5日都灵、8日巴黎、11日德国、17日巴黎、20日维也纳、22日罗马、25日阿姆斯特丹、26日巴塞罗那、27日北京,12月初沈阳,到了惊人的地步。从郎朗三个多月的微博里过滤掉演出的讯息,剩下来的有关私生活的微博只剩下两条,一条是坐在钢琴前吃糖葫芦,童年的回忆;另一条是晒出了自己已经煲得差不多的耳机,声音越煲越靓,随身好伙伴。要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两条微博也有一半都关于音乐。

那是因为我没有私生活。不晒是因为没有,郎朗的理由很简单。

我曾经和飞行员探讨过,飞行员还是有休息的时间,而我是平均每两天飞一次,飞行的时间比他们要长。为什么把耳机放在身边,是因为能做的事情只有听音乐了,于是顺带着把耳机煲出一把靓声也不错。健身倒是在健的。但到公园里溜达就算是了。我没有办法真正去跑步,我每天都在弹concert(演奏会),很累,我那种弹法,完全就是健身。

零私生活的状态,郎朗早就习惯。我从小生活和事业就是连在一起的。以前也是这样,去一个城市,就在那个城市呆一会。生活在旅行中度过,很习惯,大概也很快能适应一个新的环境。每个城市也因此有几个固定的朋友。你知道,每次都是同样的团队来接待,彼此也很熟悉,对我来说,回家呆一呆倒是度假了。

针对有人说他是霸道总裁的传闻,郎朗说你必须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上。所以当发现自己已经被挤到墙边的时候,要说no,说不行。这跟霸道没有关系。

《生活大爆炸》男主角谢尔顿的思维不是常人能理解的,而福尔摩斯的怪癖也是魅力在大家的思维定式里,天才们常常困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生活技能几乎为零。但郎朗并不是这样。他的口才相当好,东北味的普通话里夹杂着英文,顺顺当当就能说一大篇。虽然我们仍能看到站在他身后的父母的影子,但是父母已经不是操持一切的管家。有人爆料,但凡与自己相关的一切事务,无论是演出还是宣传,都需要经过郎朗的首肯。难道钢琴家已经变成霸道总裁了吗?

除了钢琴之外,我确实每天都要处理很多经营上的事务,每一天。郎朗说,但是那跟霸道没有关系。钢琴演奏需要质量把关,虽然很多人会帮我做很多事情,我也需要很多人帮助,但是在台上见,上台的是我自己。郎朗讲,他要掌控的并不是每一件事,而是自己的状态。

起码日程上我必须过问,如果我自己都觉得不舒服,那台上的效果肯定不舒服。日程上必须严格把关。我必须要知道自己的能量能不能再前进一步。必须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上。所以当外界已经把你挤到墙边的时候,要说no,说不行。这是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我从来不给自己定位。有人说:自己就演奏适合这个风格的曲子。你才多大岁数啊,就说这个。

新加坡联合早报曾有过一段对郎朗的评论:没有人会反对,郎朗确实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即使你再客观冷静,亦难以摆脱他的操控,而陷入他精心设计的郎朗狂欢里。他过往叫人看不下去的夸张动作和表情,似乎也有所收敛。有所收敛这个评价,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各种专业以及非专业人士对他的评论中。毕竟,很多人都被络上流传的各种表情帝照片逗笑过,用表情弹钢琴,也曾经是对他质疑。

对很多人在意的这个可喜的变化,郎朗说自己并没有自觉。我没有刻意去改变。艺术总在变,你不能永远一个样。郎朗说自己从来没有固定一个纯粹的演奏方式,不想给自己定位,别人说什么或也都不重要。我的想法是做一个全面型的钢琴家。在郎朗看来,中国人演奏西方古典音乐,优势在那里,他并不知道,所以才要更努力去各方面尝试一下,可能弹过二十年之后,你才真正知道适合自己的风格是什么。有人说:我就适合弹这个。你才多大岁数啊,就说这个。

对郎朗来说,尝试还在继续进行着。每年我都会换一些曲目,录制的专辑,就是一年中比较侧重的类型,比如今年出的专辑《莫扎特》。在南京奥体中心的演奏会上,郎朗还会弹《归来》电影中的主题曲,这部电影,刚刚在台湾金马奖上拿到了原声带。今年在世界杯上弹的《超人》,也是曲目之一。这些都是新鲜货。每年换一点,跟进步与否没有关系,试一试新的感觉。实际上,进步也并不难。当你每天和这些的艺术家合作的话,你很容易被人拉上来,总会有感觉的。

17岁时的我,想得更多的是把自己弄明白。当然现在也要把自己弄明白,但毕竟30岁过了,你对社会还有一定的和影响,不管这个影响多大。我希望能做出好的影响。

艺术家成功总是有些传奇性的瞬间。1999年,芝加哥的维尼亚音乐节上,着名音乐家安德烈瓦兹身体不适,由郎朗顶替演奏柴可夫斯基的《钢琴协奏曲》。郎朗一举成名,报纸盛赞,各色邀约也接踵而来。在一次采访中,郎朗说,当时他觉得,他的时代就要到来了。如今,距离1999年已经过去了15年。15年的时间也确实是郎朗的时代,他把钢琴弹到了全球各大音乐厅,甚至是白宫,他的演奏会门票10分钟就能售罄,录制的唱片张张畅销。而下一个15年呢?

很难来预测,我自己能做到的是把事情做好。郎朗说,这个时代是国际化的时代。10年前国际的品牌走进国内,10年后中国的品牌开始销往国外,而其中,音乐家是中西文化交流的桥梁。郎朗觉得自己还能做很多事情,音乐的重心不会转移,但其中公益也会多一些。前些日子非常荣幸成为红丝带的大使,在大学里呼吁青少年注意防治艾滋病。我自己的基金会已经运作了六年了,现在我还是联合国的和平大使。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讲全球有9000万失学儿童,我的目标是呼吁多建一些学校来解决这个问题。这几个项目都会在未来五年成为郎朗音乐之外的工作重点。

17岁的我更多的是把自己弄明白,当然现在也要把自己弄明白。毕竟30岁以后,你对社会还有一定的和影响,不管影响多大。我都希望能做出好的影响。郎朗说。

快问快答

=

郎朗

L

=

J

J:现在真人秀节目特别火,你也会参加真人秀节目吗?

L:特别喜欢看。邓超、李晨的跑男很不错。真人秀很真实。感觉像小时候游戏的升级版。很有意思,比看电视剧更过瘾。事实上,我也和妈妈一起录过一期真人秀,叫《我爱妈妈》,挺逗的,也许下个月就可能在电视上出现。不过有危险性的游戏我还是不敢参加的,是不用碰到手的。

J:微博上看到你近和花花华晨宇的合影了,你和流行音乐人士的合作好像特别多。

L:首先我和周杰伦、华晨宇、鸟叔等等都是很好的朋友。和鸟叔就在仁川亚运会的开幕式上压轴合作了一把,和花花也会在北京那场合作。此外还有姜文的《一步之遥》,里面也有我的一部分,你到时会听到。

J:你会上看那些评论,以及把你和其他钢琴家比较的帖子吗?

L:从来不看,也没有时间看。

J:这两年有没有也会有挫败感的时候?

L:其实对我来讲我每天都在努力地改善自己,没有什么真实的考虑挫败感什么的。当然不是每天都理想、很高兴,这就看你怎么想了。你要把这想成挫败感的话,真会感觉自己失败了。所以我不会有这种感觉。

J:你的传记以及很多访谈里都谈到了父亲对你的严厉,现在你和他的相处模式是怎样的?

L:现在和我相处时间长的其实是我妈妈,我爸则主要在国内打理我的事务。这个转变是从2006年开始的,那时候我身体不好,老咳嗽,就特别需要母亲。我妈在我身边照顾之后,身体确实好了很多,我妈是我的抵抗力。你知道,我每年在国内时间只有三个月,如果没有家人,有点漂浮的感觉。

J:明年的计划里,有没有留点时间给爱情?

L:夏天的时候吧。现在每天到处跑,没法去约会。夏天的时候我会在国内或在纽约呆一段时间,那时候机会就来了。

关于本版你有任何意见和建议,请联系我们:[emailprotected]

幽诺女神多少钱
藤黄果排毒是真的吗
口红机厂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