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南信息港 > 美食

壹名90後黑客嘚利益赌局

发布时间:2019-07-14 02:18:10

一名90后黑客的利益赌局

没用多长时间,小袁就打开了安徽省滁州市来安县政府官的后门,并植入木马。自此之后,一旦有人上搜索来安县政府官进行点击,屏幕会先蹦出一则弹窗广告。为了挂上这则弹窗广告,下线买家付给了小袁2000元。不消多说,小袁的黑客身份昭然若揭。这个90后小伙子,很自负地对民警说:我黑了有1000多家站。在这名黑客背后,防火墙破坏者们的地下非法牟利线路业已清晰浮现,传统印象里展现技术、表达个性的黑客,已经越来越多地渗入到买卖交易中。只是小袁也知道,这是一个利益和风险并存的赌局。一旦身份浮出水面,赌局也就变成了败局。

孙珂发自安徽滁州A

千里之外的 攻击

来安县,偏居环滁皆山也的安徽省滁州市东北。9月初,戴着手铐的小袁跨出警车的那一刻,是他真正意义上的踏足来安。

这名身高1米74、长相端正的小伙子,一直用独有的方式神游中国。无论站居于何地、无论站什么属性,只要被他盯上,经过非法攻击、找到后门、登录控制、植入木马等一系列程序,就会成为他的肉鸡。

来安,在他的鼠标世界里只不过是小小注脚。未成想,竟成了他的败局之处。

6月下旬的一天,远在成都暂住地的小袁,在电脑屏幕前,对来安县政府的官进行了千里之外的攻击。很顺利,小袁并未费多少周折就攻陷官,并植入木马。

自此之后,一旦有人上搜索来安县政府官进行点击,屏幕会先蹦出一则弹窗广告。普通人往往会忽略这个小小的细节,但负责维护官的设计人员很快发现这一蹊跷之处。

6月25日9时30分,来安县宣办、县信息中心向县公安局监大队报案。监大队大队长叶新告诉,接到报案后他们就部署民警勘查了现场,当天立案进行调查,发现站被人非法攻击、控制,并被植入木马。

行动队队长吴安邦等民警获取了站近一段时间的日志记录。对于每天访问量近千人次的官来说,这些记录意味着数万条庞杂的信息。而小袁在其中留下的马脚,也就只是小小的一点点印记。吴安邦对本报形容,黑客打开站的后门,就像现实生活中的小偷开门一样,即使再伪装都会留下星点的线索,监民警就需要从海量的信息量中找到这点蛛丝马迹。

滁州市公安局监民警也赶来支援,经过仔细查找、比对,小袁的行踪被锁定,其远在成都,距离来安有千里之遥。

B

黑客成长记

8月31日,成都一处居民小区外,吴安邦和同事已经等了数小时。终于,一名小伙子提着购物袋出现在视野中,这就是1991年出生的小袁。

吴安邦注意到,小袁租住的地方条件、环境相当不错,与其女友的生活看起来比较稳定。电影中的黑客,似乎都身陷电脑群中,面前到处都是屏幕、键盘,但在这间房内小袁只有一台手提电脑,民警查看发现当时被他控制的站有100多家。

小袁归案后并不像其他刑事犯罪惯常抵赖、狡辩,似乎也早已想到这个结局,小袁曾对吴安邦说,本来想再干段时间就不干了。嫌疑人对于自己的技术还是很自负的,1000多家曾被他非法攻击、控制的站也是主动交代的,也是想表现自己的能力。吴安邦告诉本报,小袁曾称他的黑客技术在成都也算数得着的。

而从小袁供述看,他的家庭为离异家庭,父亲为当地一名教师。从高中阶段,小袁就痴迷计算机编程等技术,购买了大量书籍进行学习,大专的三年间小袁所学的专业也是计算机技术。2009年9月起,小袁先后非法攻击和入侵了国内外1000多家政府、企事业单位站。

不到两年时间,黑了1000多家站,如此算下来小袁基本上每天都会有收获。以至这名黑客落后,滁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黄秀生都作出批示,肯定办案成果。

小袁所干的这一切,并不仅仅是显示自己的技术,背后的经济利益实是的诱因。

C

黑客们的产业链

吴安邦告诉,小袁在来安县政府官上植入的搜索广告,买家为此的代价是2000元钱。从目前查证的情况看,这两年来,小袁的非法收入已经达到数万元。从近几年情况看,如今的黑客群体,不再是为了展现技术、表达个性攻击站,更多的时候是有经济利益渗入其中。吴安邦说,如小袁攻陷站后,就会有下线提供非法广告也即黑链,并且明码标价。一旦黑链挂上站后,对方就会将钱打入银行卡。

小袁的案子绝非个例,北京去年曾抓获涉嫌非法攻击、控制计算机的两名男子。令人诧异的是,这两人甚至都未学过计算机编程,只是在群聊天时,得知给被破解的站挂黑链广告可以赚钱,于是他们变成了掮客:专门从黑客手中购买被攻陷的站,同时在论坛中招揽要添加广告的客户。靠着中间交易,短短3个月,两人获利6000元。

安徽滁州市附近的蚌埠市今年也屡遭黑客攻击,5月份当地警方抓获了3名黑客,从他们的牟利方式看就是专门攻击、控制站,然后将控制权限卖给下线,少则几十元、多则上百元。购买者买来后,往往是添加非法广告和站,靠点击量从更下线的买主方牟利。

这3名黑客,并不像小袁那样富有玩转计算机的天赋,而是自上自学黑客技术。而也发现,如今上有大量所谓的黑客培训基地。我省临沂警方曾破获一名非法上提供木马程序的案件,始作俑者获利更高,危害性更大。

去年,这起案件在临沂莒南被公审,当地检察院的检察官当时告诉本报,这也是我省首起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案例。其主犯为崔某,这位家人眼中整日倒腾电脑的大学化学老师,花费四五个月时间制作出了一种远程管理系统。

莒南县公安局民警详解了崔某的犯罪危害,购买这一软件的用户在本机可以通过这一远程控制系统生成木马,然后通过多种方式伪装,将木马植入被控制的电脑,这样控制端可以在被控制端的肉鸡上做任何事情,而受害方却根本无法察觉。大到银密码、小到游戏装备、录影录像,控制方可以任意获取,并可以在被控制的电脑上为所欲为。

民警查获下线徐某某时,他正利用这一系统控制电脑80多台,并且正对8台被控电脑的桌面进行实时监控。徐某某归案后供述,内蒙古一个吧业主看了他的广告,主动和他联系。让他攻击另外一家吧,让那个吧速变得很慢,每次攻击10分钟。三天内,对方汇给他500元。

警方判断,按照该系统设定值的底限理论推断,上或有近100万台电脑曾被该软件非法控制。法院终认定,崔某靠这一系统的非法牟利达到10余万元。

D

偏爱政府官

办案民警告诉,在被小袁攻击的1000多家站里,各地的政府站占有相当比例。而翻看各地黑客的案例,政府官被攻击的不时见诸报端。

来自国家互联应急中心2010年的数据显示,当年我国内地共有近3.5万家站被黑客篡改,其中被篡改的政府站达4635个。黑客对于政府官为何如此钟情?来安县公安局吴安邦介绍说,这主要是政府站的点击率和搜索量远高于普通站,黑此类站易于获得更高的搜索排名、更高的点击率,从而实现更多的营利。

另外,部分政府站提供成绩查询、资格证书编号验证等便民服务,部分人为实现特殊目的,不惜高价雇用黑客修改、添加、删除私人信息,使得此类政府站也易于成为黑客攻击的对象。如济南公安2010年曾经破获一宗大规模贩卖假证案件,犯罪分子就雇用黑客攻入教育局的官篡改登记信息,将假文凭洗成真文凭。像小袁侵入了政府站,从理论上来说,里面的各类信息都可进行篡改、添加。来安县公安局民警说道。

国家互联应急中心分析认为,政府官已被攻击的原因是:站整体安全性差、缺乏必要的经常性维护,某些政府站被篡改后也长期无人过问,未能消除安全隐患。

如今来看,黑客面对的电脑屏幕,也就成了利益和风险的交汇点。办案民警说:小袁就是在玩一个赌局,他心中早已有了面对民警的预期,只是不愿看到这天的到来。

身陷囹圄的小袁,终于从络世界回到现实

小程序搭建
微店下载
小程序微信怎么开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